我失控了!
因為事情越來越多,時間越來越緊迫,我的身心越來越疲憊,我的情緒和淚水都失控了~

今天一早我的狀況就很不妙,全身痠痛+睡眠不足,胃似乎有種近乎痙攣的不舒適,但生理上的不爽快卻遠不如心理的不爽快,那是從2個月前便累積至今。

事實上雙年展這案子不是我的,我應該是站在一個助手的角色,但現在反客為主,老學長反而比較像是我的助理(連我同事都曾這樣說),我的不爽源自於老學長的移民監,那三個多星期的時間他完全錯失了雙年展的第一線資訊,也錯失了展場承辦的角色,但更糟的是,他似乎並不想撿起這棒子....他回國之後始終難以真正進入狀況,至今藝術家和展場他仍難對上,更不用說作品。於是,所有的展場、作品 90% 落在我頭上,從主任到助理始終都是找我問問題解決事情,說實話我心裡非常不平衡,我的薪水只有一半,做的事卻丁點沒少(也許還更多),我是喜歡這工作也願意做這些事,但那不代表我就該做所有的事,而承辦人雖然讓我把事情分配出去,但我只是這小辦公室裡的最小咖,我到底憑什麼分配工作? 於是所有我接到的電話、收到的mail、得到的資訊和問題全都變成我的工作,知道越多 工作越多。

我尤其不滿的是老學長的態度:一個多月的時間,就算不足以搞清所有的藝術家和作品也該搞清一半,但並沒有;外面的美術公園如果我沒有"請"他去看一眼,他至今也不曾關心;要選擇在展場監工還是坐在辦公室做layout 時,他毫不猶豫選擇後者;所有的細節他從不在乎;所有要請購的雜物或要協助完成的作品,他也從來不曾主動過問。我可以體諒他的年紀和身體狀況,那所以年輕點、薪水又少的就該死嗎? 他是有做事,但那些多半是坐在位置上不動如山的差事,我ㄧ天跑展場的次數是他雙倍以上,我想連策展人大概都以為我才是主要負責展場的人!


我對那遭受到我情緒波及的同事深感抱歉,I'm really very very sorry ~
我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不論生理或心理。


09/06
我不知道那叫依賴還是什麼? 明明他都可以很清楚,為什麼我在的時候他就顯得很不清楚? 也許是兩個人落差太大,做事方法差太多,真讓人不痛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