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會有這樣的心情?
總是在某個時刻突然的想和某個不熟悉的人連絡,想看看他現在的容貌、聽聽他現在的聲音,也許是十幾年前的一個同學、也許是某個三兩天活動中的夥伴、也許是一個過去的同事、或是在任何情況下讓我記得的某個人,如果我沒有任何聯絡到他的方式自然只好作罷,但即使有 我也僅能抱著遺憾,遲疑著無法前進。那是太唐突了,尤其以我這麼不擅言語的人來說,更何況,我並非真的想要相聚或是探問,我只是想念一個人,只是想聽到想看到這麼一個人。

或許當我真的聽到或看到時是要失望的,或許我所懷念的一瞬間真的只能曾經存在。我總是覺得冷漠,如果我們曾經在彼此的笑靨中開懷,曾經留下聯絡的方式在彼此或精緻或正式的簿記裡,那麼為何當我想再度面對,一切是那麼沉寂 那般凝結,我沒有勇氣面對的不是變化了的人事,而是尷尬僵持著的哼哈場面。為什麼呢? 為什麼如果沒有事就不能找一個人,為什麼撥電話不是為了聊天就不能聽聽對方生活的聲音?為什麼不為了吃飯就不能看一眼對方的容顏? 即使生活是忙碌的,偶而,我也想遠遠的看一個人,看一個我曾經熟悉的人,看他現在的外表、心情和態度,即使一眼也好;偶而,我也想聽一個人的聲音,聽他說一句話,聽他洗碗、聽他按下沖水馬桶、聽他打開吹風機,即使只有溫柔的一聲再見也好。

從某個角度來看,這樣的期盼確實怪異,換作是我也要感到不自在,但如果那只是一種殷殷的盼望和懸念又有何不可?

『我們』,是如此接近,卻又如此遙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