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難得從高雄上來,不論如何,總想多看他幾眼,在赤炎炎的天氣裡,不逛街、不看電影、不唱KTV,我能想到的活動也僅有看看展了(近乎宅女的人生)...

第一次在開展第二天就跑來看展,還好雖是周日,上午時段人並不多,流行的意外算是我看過的展覽裡還算好懂的一個,能在沒有簡介的狀況下約略了解幾項展品的意涵,對自己來說就挺安慰的。
才入口 王九思的二十四孝》就令人印象深刻,盛裝的艷麗女子,扮演著二十四孝中的故事主角,但不論是彩衣娛親或是負米養親都十足諷刺。古人孝得愚昧,今人盲目拜物。

奧爾黛與奧潔塔》是最觸動我的展品(Odile and Odette 是芭蕾舞劇天鵝湖中白天鵝與黑天鵝的名字),一個穿著印尼服飾布紋舞衣(圖騰其實原是荷蘭殖民印尼時期創造出來的產物,後來卻大量被引用作為非洲意識的文化符碼)的芭蕾舞者在鏡前跳舞,鏡中有個一模一樣的身影,但一是黑人一是白人,不時變換的角度,讓人分不清倒底哪一個人才是鏡中的虛像? 種族之間的距離,儘管在當代不斷的被試圖抹平,其實仍舊存在。同一個藝術家的另一作品獵犬》也相當有意思,不過要看了簡介才會懂。

人類毛皮商》,上次在第二層皮膚出現過的癖掩汝頭系列再度登場,這次的屁眼和乳頭可多到令人嘆為觀止!!

完美生活》中,白雪公主的背後,是扮演各種角色的女性,這樣的現實生活,到底對誰而言才是完美?

衣櫃》裡的衣櫃,其實並不算大,時下"永遠少一件衣服"的女性,恐怕沒人想過把衣櫃裡所有的衣服一股腦兒套上身的感覺,看著藝術家益趨痛苦猙獰的表情,我不禁感到好笑,誰 能/需要 一次穿上這許多的衣服呢?那麼又何苦掏空錢包塞爆衣櫃? 我也能掙脫這樣的迷思嗎?

官方簡介:
以服飾與符號學做為展覽論述基礎與架構,深入地思考並觀看當代藝術家如何藉由服裝──作為一種符號、載體、媒介或平台──對應全球化語境底下文化發展的多元樣態,關照與反思當代人類關注的課題,如:性別、身分認同、文化殖民、種族、生死、階級、勞力剝削、環保、流行消費等文化議題,建構並展現社會文化的真實狀況,從而形構出一種當代全球文化的切面與輪廓,提供觀者面對服裝時有不同層次的審視與思考。

其實我想要說的是,服飾真的是一種虛偽又可怕的東西,每一個人都憑著服飾這玩意兒評判其他人的學養、品味、地位、階級、生活水準甚至態度,有時候我真覺得如果大家都不穿衣服,也許世界會平靜一點。

相關論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