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快虛脫了。上了12小時的班。
最慘的是:早上七點多就打卡,為了鷹架施工監工站了1個半小時,終於完工後竟然在10小時內說要重作!!!
王先生,我該說什麼呢? 您能行行好嗎?(雖然我知道你的立場,但是下場的慘烈你口以了解嗎?口以嗎?口以嗎?)
And
我很想告訴你:這個案子不是我主導,所以雖然很多細節我很清楚,但決定權不在我身上,我有盡到告知的義務,但是施工圖不是我在畫,也不是所有的事大家都會告訴我,SO 當你問我為何跟當初的討論不一樣時,我真的很難回答你ㄟ。
 
我要做的事除了監工,還有所有拉拉雜雜的請購,因應各位藝術家臨時起意所造成的變動,想辦法找到要買的怪給絲,聯絡有的沒的事情,其中有一大半是要做某些人的橋樑-真怪。
另外,國際論壇的手冊.識別証.小海報,今天根本沒時間動,好在親愛的館長對封面沒意見。下週我還有三樓的木作油漆,真不知道要怎麼趕出來........
GOD BLESS ME.
 
原來這就是在美術館工作的真相!
今天沒精神反省了,唯一的警醒是,真的要好好學英文了!
 
創作者介紹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