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暈眩還沒恢復之前,收到我娘的電話說老爸住院了,血醣過高,是已經有一陣子我們卻沒發現的糖尿病。老爸一直很注重飲食,之前總聽他叨念水果太甜都不吃,直到最近這一年牙齒越來越差,能吃的東西少了,甜的水果才吃得多些,麵食卻始終吃得不少,我跟我娘又想說爸年紀大了就由著他吧! 大概因此才吃出問題。

 

我一直覺得我爸是個很難討好的人(我娘也降覺得),他的喜好與我們母女倆迥異,愛吃的東西說來說去不脫麵食類,既不愛到處走動也討厭跟人家相處,依賴我娘依賴得不得了,卻處處嫌東嫌西總不滿意,說出口的話也往往很傷人...常常我回到家後都要聽我娘發怒的抱怨! 我總是很擔心我娘真的被氣壞身子(畢竟她也上了年紀又有心血管的問題),而對於那些抱怨 總讓人附和也不是不附和也不是。至於我爸,我認為他實在是個不快樂的老人,他年輕時喜歡的娛樂都要用到眼睛,但自從眼睛不靈光之後他就啥也不能做,又不跟人家聊天-即時是我媽都會被嫌吵,體力差也無法自己出門走動,說實話 如果是自己這樣,我真想早點走了好(其實我確實滿擔心我年老後也會是這樣子,可能還更糟==)。

我一方面慶幸父母年歲的差距,讓我在工作而老爸已年邁的時候,我娘還有些許體力可以照顧他;另一方面,我娘在扶我爸起身、或幫他做任何貼身事的時候,我心裡不免覺得五味雜陳,在那些時候我常常只能手足無措的待在旁邊,那些事情我不是不能做,但也許是我爸太依賴我娘了,也或許在他心裡還想保有一點兒在女兒面前父親的尊嚴,所以即便任何小事、即便我就在他身邊、即便我順手就可以完成,老爸也總是要呼喚我娘幫他。我跟老爸,從小都存在著某種距離感,直到現在都難以突破。

當然,我也非常擔心我媽太累或情緒不好,好在她總是可以輕易被取悅,不管我帶她去吃甚麼或為她買些甚麼,她總是非常開心。有時候,在我娘受了我老爸的氣之後,我會有些要不得的想法,難免冒出:如果老爸不在他們倆是不是都會過得輕鬆點? 這樣的念頭。可我只是希望他們過得好,不管以甚麼樣的形式,而不僅是活著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