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not always different with you, but I'm different with you indeed.

我一直很低調,從小就這樣,總讓自己很不顯眼而安全的隱藏在人群中。成積不會太好也不會太壞,人際關係不算良好但也還算合群,沒有非常乖巧也沒有十分叛逆,不是太善良也不怎麼邪惡;跑步的時候不跑第一也不跑最後,考試的時候不搶著交卷也不讓老師等待;長的不太美也不算醜,不是太胖也不算瘦(真的),唯一比較偏激的是矮了點...

我想這一切大概都是家庭環境的關係,家裡不有錢也不貧困、父母不顯赫也不卑微、住的地方不豪華也不窮酸、沒有經過大喜也沒遇過大悲、對人不會充滿熱情也不至太過冷漠......我突然想到哈佛在找學生時開的條件:必須有與眾不同的人生經歷。自己絕對是連邊都沾不上的那個。

可是,我長大以後,不知遇過多少次,別人對我說:你很有個性。我不確定這是稱讚還是貶抑,我想也許都是,稱讚的是我終於不那麼低調而勇敢的表達自己跟大部分人不一樣的意志,貶抑的是我其實機車難相處......最終原因是因為孤僻;所以我不會開車也不會騎車,卻從來沒有很認真的想學,其中一部分原因,真的是怕自己的行動太自由以後會更加孤僻─雖然我一直都偽裝的很好,在團體裡從來不是被孤立的那個。

我很感謝親愛的魚同學覺得我特別,大部分時候我會自我感覺良好的,把這個詞做正面的解讀,但事實上,如果我覺得一人打扮的很怪,不好意思批評又必須說點甚麼的時候,我就會用特別這兩個字......當一個人特別,有時候還是必須承受特別的代價,特別的人可能很適合當朋友,但只是朋友或只想是朋友。我猜,這是我唯一對自己的 different 難以適應的部分。

    全站熱搜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