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切忙碌都結束之後,我反而開始覺得疲憊、覺得壓力、感到失落,忙著展覽的時候的累或壓力是很清楚明白的,雖然繁雜,但是解決的方法和時間卻也明確,一切乾淨果決,反倒是來自自我的問題,好像永遠沒個答案沒個結果,似乎怎麼做都不妥善適當,怎麼累都無法停頓休息。
自從我寄出那封信,就好像魔術般的把什麼給清空了,可是空蕩蕩的感覺卻也沒有比較好受,好像在跟自己嘔氣似的不想去面對,好像為了找到自己反而失去了自己,茫然....
因為想唸書而焦慮著,因為焦慮著而無法定下心唸書,很不良的狀況。

其實至今我一直害怕面對,很多事,那種突然卯起來發了狠的偶然,卻又失之太過。

空虛的感覺,彷彿可以透過鏡子裡的自己看到身後的影像。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