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樓葉偉立的古董研發公司,佈展期間我始終不想進去,裡面堆滿太多太奇怪的東西,包括墓旁的裝飾石雕和狗的頭骨,不過開展後進去逛了一下倒覺得還算是有趣的作品。同樣的物件,我們該如何定義它為藝術品、垃圾或古董!? 能把那麼多"垃圾"整理成藝術作品,其實也滿厲害的XD

Roee Rosen 的作品完全在講述俄國總理普丁執政時期的狀況,因為我完全不了解那段過去,真的是看不懂,但對於了解事件的人,那應該是個值得反思的作品。

Jimmy Durham的礦石博物館也滿有趣,如果不以藝術品本身的角度來看...

說實話到三樓整個就沒力了,已經沒什麼fu好好看展,完全失神....只能大概做個筆記....

【前】紀念博物館試圖將戰爭後才會出現的紀念博物館,預建於戰爭前,期待因此避免戰爭的發生,作品的主軸是一部虛構卻真實無比的影片《戰爭遊戲》。開展那天我去聽了策展人Eric的演講,但內容實在太深我整個無法吸收,即便如此,我還是深刻感受到,這個博物館在陳述戰爭帶來的後果時,多麼令人震驚! 那些曾經發生或可能發生的畫面,重重地敲擊著我的心臟,似乎連呼吸都難以順暢。

鄧兆旻的《一個紀念碑,紀念釐清的(不)可行性》,重述楊德昌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改編之真實事件。十五歲的女學生被懷疑她移情別戀的同齡男友所殺,是一九四九年台灣首宗少年殺人案。鄧兆旻現場展出真人尺寸的女孩受害雕塑裝置,和她的遺言「我就跟這個世界一樣,這個世界是不會變的!」。

3樓有三個微型博物館,葫蘆博物館堪稱是這個展覽中最輕鬆的一個部份,展場裡有各式的葫蘆。葫蘆美術館由日本策展人港千尋策劃,他提出自古以來葫蘆與人類生活演進的密切關係:容器、樂器、繪畫雕刻以及收拾妖怪或占卜吉凶的功能,港千尋尤其強調葫蘆用於掌握水與空氣的流動性,象徵著自由,藉以思考當下的核子能源使用。 

 

延伸閱讀:

台北雙年展之內與外:偽博物館中的歷史和紀念
從自我反觀走向死而復生的想像:對2012台北雙年展的初步觀察

,
創作者介紹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