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 持續佈展中。

不論是吊汽車還是移動太湖石,都是讓人心驚肉跳的場面,最重的海峽明天才來,那是個沒有後路的挑戰;撞牆的玻璃也令人擔心,危險重重的佈展過程。

汽車的進度有些落後,太湖石也是,晝夜更嚴重,那道弧牆改了3.4次,實在太趕;昨天蔡先生看了一圈展場,移了幻覺的位置,好家在總算是移到可以處理的地方;而磐城的禮物-船 終於進來了 。展場總是不斷有突發狀況,我只能停不下來的繞著2個樓層的展場跑,最近這幾天都是醬,小腿大概更壯了。

大門封住了,觀眾難免不知情的闖入工作區卻找不到出路,或是站在樓上欣賞意外捕捉到的蜘蛛人的場面;工作的人的辛苦是等量的,不論是移動石頭、蓋板牆或是懸在半空中吊車,可是被注目的只有懸在半空中的那些,我替默默搬著石頭和鋸著木板的師傅叫屈,也許也為自己。

台北獎昨晚終於開始討論,說實話我很喜歡做台北獎-只是不知道還有幾次機會,這是難得整個展場都由偺們自己來規劃的展覽,雖然小青年們的作品和要求往往不太負責任,協調過程也很有些痛苦,不過能一次看到不少有趣的東西,也不用像平常的藝術家說一不二,總算有些自己的堅持...


不寫了,得準備出門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