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展場在施作,到館裡加班,下午館裡辦的演講 主講人是我大學的導師 - 魏佬,說實話我沒有特別喜歡他,印象中他總是過於八卦了些,過於會講故事了些,不過他好歹是一個相處了四年還滿有親和力的老師,總是想看幾眼、有機會的話聊幾句,不過演講結束的時間我正好必須待在展場,無緣相見...只好趁演講中途進視聽室瞄幾眼,魏佬還是像十年前那樣講著故事,光聽著聲音就感到親切,隔著遠遠的幾十排座位,看不真切,映入我眼前的,竟僅有魏佬花白的頭髮,我頓時大驚!上一次見魏佬,幾乎就是我畢業的時候,我一直以為,魏佬還會是那時候的樣子~ 卻忘了中間流逝的時間,一切都理所當然,只是我忘了。8年,我就幾乎不認得一個在生活中頻繁出現了四年的人.....那一刻我真有些不知所措,豁然想起8年後的自己、8年後的爸媽、8年後的很多人...

昨晚看到老王先生10年前的作品,還泛著笑意覺得離自己好近,今日見著8年前的老師,卻驚駭地覺得好遠。
8年,究竟是遠是近?

終究沒有和魏佬打照面,有一點遺憾;對於那一頭花髮,震撼更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