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星期異常忙碌,相較於10天前我還晾在那不知要幹麻,反差實在很大....

老學長要出國前(跟我負責同樣工作的前輩同事,因為同校畢業卻早了20年,我在背後都這樣叫他;又因為移居加拿大,每隔約5個月就會去坐3星期的移民監),我們仔細推敲這段時間的展覽檔期,我一直打著如意算盤:Andy Warhol 的展場外包,自己不需煩惱,無聊時還可以上樓散散步,跟王先生打打屁,剩下一些小展覽,不至於太棘手~
誰知道!! Andy 半路出家,殺出來的程咬金變成得我一肩扛下(竟然連承辦人都出國了...),大大失算的是,因為幾個同事接連著有長假,所有行程都提早,於是很多事又卡在一起...竟然連跟我不相干的展覽都落到我頭上~

算一算這兩星期我手邊要處理的事情,包括4個木作案+ 5個平面案(抱歉我真的很愛算),其中一張說明書還是在今天下午不忍看承辦人的焦慮而臨時接下並趕出來;爲什麼幾次有突發狀況,辦公室就只剩我一個人?連個討論的對象都沒有,真的很討厭。

木作案之所以麻煩,是在於要顧及展場品質,但往往都礙於time & money 而難以兩全,再者就是複雜的佈展期間往往比施作期更累,必須一直在現場待命。所以在這段期間同時要作平面的工作,總讓我很痛苦,因為難有完整的時間可以坐下好好思考...


我的近況,大概就如標題所述,在老學長七月中回來前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真不巧。唯一的好處是,之後的事情能提早做,屆時比較沒有緊迫的壓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