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展覽我看了兩次,但始終沒看完,我好像沒把這展覽當成一個展覽看 心情上,不知道為什麼。

大概動畫太多,看著看著就會累,忽然一出神,那些畫面就只是會動的圖案在眼前一直閃過,看了10多部小動畫,印象最深的,也只有一部剪影,用大小的齒輪和鏈條組合成的愛情,和無盡悲傷的結局。

名和晃平的鹿頭被友人形容以sick,這真是有趣的觀點,晶瑩剔透的玻璃珠,可以美麗也可以噁心,其實廉價,換了一個組合形式卻又變得高貴。

意外的的喜歡樓上的兩隻獅子:混生主意人,他們像是希臘神話半獸半人的生物,除了優雅還是優雅,也許因為自己的大學生活被與獅子聯繫,而有了扭轉性的改變,對獅子這種動物有了莫名的好感,而獅子的動物特質,卻是我一直欠缺的;那個作品想要表達的人性,確實能在自己身上得到映證。

巴基斯坦的塗鴉起飛是一張伊朗的平面作品,如果要找一幅畫掛在家裡,我肯定會選這張,很棒吧!
巴基斯坦的塗鴉起飛

動畫 還是應該坐在沙發上慢慢看的。
(最後我要懺悔我偷用了別人的照片,而那人我一時沒記下是誰,我會找時間換掉的,這樣可以原諒我嗎?)


延伸閱讀:誰的動漫?誰說了算?-「動漫美學雙年展」中的在場與缺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dontlikerobin
  • 可惜了那麼多的動畫。不能好好的看那些動畫的確是這展的一大遺憾。
  • 觀眾其實還不少,所以也難想看什麼就看什麼。如果都要看完,7.8個小時跑不掉吧~

    退之 於 2010/01/18 20: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