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把方力鈞跟龐畢度放在一起挺可惜的,方力鈞的光芒似乎都被龐畢度蓋掉了,但其實龐畢度也有蒐藏方力鈞的作品...一顆顆光頭下其實也挺有意思的~非常喜歡方力鈞對作品的用色,一整片海洋的湛藍,真的很美。

關於方力鈞的作品,我想套一句近來很夯的流行語:殺很大。

方力鈞從1990年開始連續創作「光頭」系列,那一個個呆滯著、傻笑著、帶著不置可否表情的光頭們,統一了作品中人物的情緒,分不出彼此的差異性,描繪出新生代的無聊和無奈的玩世不恭;以一幅作品之小,反應一個時代之大,因此成為六四之後,整個中國的時代縮影而大受歡迎。

其後他創作了「水」及「水中人」系列,作品中除了隱隱浮現的人影和露出水面的部份肢體,盡是不見邊際的湛藍水域,或帶著神秘的深黝湖綠;之後方力鈞畫作中的人物開始飛昇上天,穿梭在層層雲朵之間,甚至是漩渦之中,愈加失去邊際。這兩個系列都帶給人無止境的想像空間,無限延伸的背景益加突顯了個人的渺小。

方力鈞曾經強調尺寸是作品的關鍵語言,他經歷了中國封閉年代到開放年代的巨大變遷,加以現代社會的資訊傳達,不斷擴展人的視野,個人渺小的感覺越來越突出,尤其認為巨幅作品的擴張性,才能顯示出人的渺小。因此除了油畫的尺寸大到讓人彷彿可走入畫中,方力鈞的版畫也突破一般創作的習慣,採用了巨大的面幅,大面積的背板令其必須使用工業電鋸等工具,也造就出巨幅版畫獨有的力道和氣派。

表現在裝置藝術上,方力鈞採用了另一種數量上的大。在2006的一件作品中,以為數上萬的小金頭鋪陳,另一件名為40800的作品長達40.8米,則陳述著人生中從出生到死亡的每一段過程,長距離的裝置極為罕見,在壓克力道路上的人型卻不過數公分爾爾,其呈現出的是人生無常的景象,只在須臾剎那間即消逝無蹤。

近年來,方力鈞的作品中又發展出一些新的符號,各種蟲魚鳥獸以成千上萬的群體之姿出現在他的新作當中集體朝向一個方向,彷彿即將受死的烈士,以肅穆的氣氛像前飛奔,這種戲劇性的激情,也使作品充滿張力。從黑白或單色著手,再進到彩色繽紛的畫面,幾乎是方力鈞每一個體裁系列發展過程中必經的階段。作品總是很兩極化地無色調或鮮豔奪目,他認為當代藝術異於中國傳統繪畫,不再是只給文人雅士品評欣賞,而是公諸於大眾,因此需要格外的張力來吸引眾人目光,從作品的體積和明艷銳利的用色,包括內容的呈現到生命的探討,都是非常強烈的個人色彩。

不論是任何一個系列的作品,方力均總是離不開對生命的思考,不斷在大與小的對比間,玩弄著宇宙的巨觀與生命的微不足道。相較於瑤瑤在電視螢幕前嗲聲嗲氣地喊著殺很大,方力鈞的作品不論在表現手法或是陳述的意境上,更顯出殺很大的氣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69
  • 讀著...讀著....透過文字敘述。我怎感覺似乎進到京奧--張藝謀所策展的開幕式,也是『數大』的表現手法。在很多很多與很大很大中,相對一個單位就變渺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