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水墨」在台灣美術史上,是一個具有特定意涵與指涉的名詞。在某個層面上,她意味著和傳統水墨的斷裂;基本上,她不是從傳統水墨的皴法或用筆用墨出發;相當的程度,她是從西方現代藝術,尤其是抽象繪畫的理念出發,注重畫面的構成,與純粹形色的造型,甚至強調風格上的突破及媒材技法的實驗性。(蕭瓊瑞)
我是對國畫興致缺缺的人(儘管敝伯母每天要我幫她看畫,看不懂還是看不懂),不過這一次三樓的『水墨變相』,可說出乎人意料的引起我的興趣。
花了一小時上樓看展,算是我看畫展挺仔細的一次,58件作品無法一一紀錄,就談幾件讓我印象深刻的吧!

陳其寬的《世外桃源,在這次的展品中應該不甚容易引起注目,畫幅不大、內容亦不具震撼性,但有一種清爽恬雅的風味,雖然留白的比例極大,卻益增強了「世外桃源」的意境,完全抽象的內容,我竟能十足感受「世外桃源」就在眼前,是第一幅抓住我目光的作品。

劉國松的《午夜的太陽,極易引人注意,加上之前為了保護這畫作下的心思,不由對它多看兩眼。血染般的鮮紅浸漬了大半幅畫,7個偌大的太陽直視著觀者,不覺就會被莫名的吸引。

袁旃的《獨立。往日就曾在美術館看過袁旃的作品,她是所有展出畫家中難得讓我印象深刻的,喜歡那種多彩卻不炫目的表現技法,讓整幅畫作都輕盈了起來,她對於立體感的表現方式總不禁讓我想到畢卡索,但卻溫和柔美許多,非常喜愛這樣視野下的中國山水。

袁金塔的《廁所文化,恕我完全看不懂這作品意義何在,但讓人震撼的是,由水墨出發卻結合了裝置藝術,這在以往是我未曾有過的經驗。

李振明的《墨染寶島生態圖譜,似乎有著對這島嶼的譏諷、提醒和關注,讓我聯想到的是環保問題(?)。

潘信華的《一天趣味十足,長達八米的捲軸上,出現許多往昔水墨畫中不可能有的東西:街邊的店招、為賦新辭強說愁般的詞句,甚至畫家的信簽,外加一些閃亮的金箔...好像真的可以看到某段時間在一個人身上發生的故事。

陳玫蓁的《飄過,畫作裱在不規則的畫板上,固定在類似窗櫺的木架中,高低遠近,彷彿是有那麼些身處山嵐中的意思,但不知那便是她所謂的飄過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