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凌晨4:00,我失眠了,真想早日學會麻痺,可是似乎沒那麼容易。白天才努力讓自己放鬆,但是一進家門,一切又回到原點。

我真不知道每天這樣累積,是會讓我茁壯還是崩潰。

當從昏迷中被S先生的電話驚醒,其實我是有滿滿的歉意,也許之前我可以控制自己當你心情的出口,但是現在我真的辦不到,因為我已自顧不暇,你無法給我力量,而我更沒有力量去支持你。我。也只有一個人而已。

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即使是家裡的一份子,其實也充滿無力感。

我很想知道媽在想什麼?恐怕很多事並不是我真的可以理解,因為我沒有累積30年的抱怨和不滿。所以我無法明白,面對生活在一起30年的人,為何會比對陌生人更冷漠?

當上星期一早上接到媽的電話,我覺得自己再也無能為力。
套一句我常說的話,認識你不是一兩天了,30年的血緣與親情,即使你們只是一天不愉快,我都感覺的出來,更何況已經快2個月,難道憑你一句話:沒事,我就相信沒事了嗎?我不是三歲懵懂的孩子呀!

只是我覺得,你根本無視我對於一個家的關係維繫的努力與焦急,那一刻,我很生氣,知道自己以後也許再沒有太多話可以對你說,就像爸一樣。那是一種認清的感覺,卻不知道認清什麼?無法回覆往日和諧的事實吧!可是我終究辦不到一直氣下去,我無法做到你對爸冷漠與不耐的態度,因為你是我媽,唯一的。

我當然相信你的不滿與壓抑,就像是我面對S,其實也有許多的不愉快,我當然知道你也需要情緒的出口,所以我不打算要求你改變,強摘的果實不甜,強顏下也不是真正的笑臉。

其實在過去,有好一度我是為你抱屈的,甚至曾經有過如果爸早一點走,是否你就自由了的念頭。我知道你們相距的年歲必定有相當的代溝,我知道你對於古怪脾氣多年的忍讓,我知道你為了不放心一個人的健康放棄許多遊樂的機會,但是,結果就一定要是現在這樣嗎?
這樣的狀態要維持多久?1年還是10年?這樣的你,真的就開心了嗎?

我很希望我回到家的時候你都是去上課或游泳,不用同時和你們相處的時間,我輕鬆很多。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爸的身體吧!在這種心情下,再健康的人我也不相信能維持多久,尤其以他的年紀,我很慶幸你們差了20年,所以至少我目前只要擔心一個人。是這樣嗎?
我很高興,這件事至少還有一個正面的效應:拉近我跟爸的距離。是這樣嗎?


也許就是這樣了吧!什麼失眠或悲傷,我現在應該沒空管那些個鳥情緒,首要之務是儘快學會視若無睹,儘快學會麻痺,儘快學會強顏歡笑。接下來。很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