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展覽已經過了兩個月,但我始終都沒看過,甚至連瀏覽都沒有,在館裡不是沒有餘暇便是沒有心情,瑣碎的事情太多,想要當一個純粹的觀眾悠哉的欣賞展覽並不容易。

今日不需加班,下午難得雨停了,我還是跑了一趟館裡,一方面是想當觀眾看一下這展覽,一方面...是另一個情緒上的無法平息。


鈞特.葛拉斯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但在繪畫的表現上卻極出色,他的畫作既寫實又超乎現實,主角卻總是平淡無奇的生活小物:磨菇、鈕扣、魚骨、甚至取下的假牙,畫作上還描繪著詩句,詩文融合著水彩畫,沒有孰輕孰重,但讓彼此都顯得生動精采。我喜歡水彩暈染下的生活物件,配合短詩格外有意思,中肯的表達了生活的興味,也不忘些許幽默。
印象尤深的是未雨綢繆,畫作的主角是一只老舊的單輪手推車,而詩是這樣寫的:
人們是該在家裡
隨時準備好一台手推車
因為誰知道冷不防
舊識的仇人來造訪
突然蒙主寵召了
那麼該拿他怎麼辦

說明書上這樣說:繪畫是在一張紙上創造某些事物,有具體、感官的成分;而寫作卻是一個吃力和抽象的過程,當感到詞窮、找不到文字來表達時,繪畫卻能幫助鈞特找到文字。真好,不是嗎?用文字以外的方式找回情緒,這實在是我深邃的缺陷。

跟展覽同時出版的書,圖文並茂,值得一讀(雖然我也還沒讀)
鈞特.葛拉斯水彩詩集 獻給不讀詩的人


一位文學家眼中的世界:鈞特.葛拉斯的詩與畫
2007.11.28~2008.02.24
臺北市立美術館3F


會特意到館裡看展,當然是對作品有相當程度的喜愛,卻不知怎麼了,今日一進展場就伴隨著猛然的頭疼,加上自己的心浮氣躁,其實意興闌珊沒能用心細看。是怎了? 因為工作嗎?這裡曾是台北市裡我最喜愛 最能放鬆情緒的場所,總是懷著期待的心情來到、平靜愉悅的心情離開,今日竟全然不同,有些著慌。身為館員之後就再也無法單純的當一個觀眾了嗎?或者只是因為我的心思還被另一件事牽著?
帶著浮躁的心情看鈞特的作品,有點糟蹋這適宜的午後,本想在沙發上坐坐,藉介紹鈞特的影片整肅自己的心境,卻也因為觀眾佔據著只好作罷! 末了,坐在1B迴廊的椅凳上發呆了許久,對於自己盲目的執著卻無絲毫解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