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以前沒看過什麼地景藝術(或者說我沒用心看過),城市裡的一畝田,不管是不是藝術,對我都有無比的吸引力。
這展覽我早就想來,可是忙碌的11月毫無閒暇,今日是工作室開放的最後一次機會,儘管心神疲憊卻還是跑了一趟。


運氣很好的到時工作室正開門,在小小田間的小小工作室卻十分舒適,一樓零散的放著甫完成的畫作和畫具,並沒有被刻意營造感覺;二樓兩測狹窄的走道上有著整排書櫃,在各類書籍中夾雜著藝術家的作品,不過倆坪見方的塌塌米上可以觀賞藝術家對作品的影片介紹,充沛的陽光灑入,放眼即見稻秧。










林銓居認為汗滴禾下土的經驗是可以帶來敲擊的,其實我從不記得上一次汗滴落土是什麼時候?甚或我根本沒有這樣的經驗?突然感到遺憾,生命與土地的關係,竟然如此薄弱!
沒有適當的泥土,稻作的生長不如預期,大概也過了最青綠的時節,看見的稻作已微微泛黃;下週便要收割,而這些稻穗卻是不健康而無法食用的,城市裡的一方田地,到底可以喚醒幾束思維?




晴耕雨讀-林銓居行為.地景藝術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退之 的頭像
退之

在那扇門之後..

退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